官方微博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新闻 > 文章详细内容

菲律宾游戏行业:努力摘掉外包的标签,但吸引投资仍然困难

2016-08-23 16:07 - 行业新闻 - 查看:

菲律宾是世界上第12个人口过亿的国家,但在全球范围内,菲律宾的游戏行业仍处在发展初期阶段。英国游戏产业媒体《Develop》杂志前不久采访了菲律宾的几位游戏开发者、服务公司和行业机构的从业者,请他们谈了谈菲律宾游戏市场现状。触乐对报道的主要内容进行了编译。

 

菲律宾的人口和经济正在快速增长,随着国际化游戏公司对这个市场的兴趣越来越浓,菲律宾的游戏开发行业也在快速走向成熟。

“对于菲律宾开发者来说,这是一个有利的时机。”菲律宾独立游戏工作室Squeaky Wheel联合创始人兼主美瑞恩·苏莫(Ryan Sumo)表示,“育碧刚刚在这里开设了办公室,如果他们成功,更多公司将会随之而来。”

Kuyi Mobile工作室的个人开发者埃里克·V·加拉布拉斯(Erick V. Garayblas)说,在过去几年,他注意到“当地游戏开发行业和社区经历了巨大增长”。

“以前某些开发者聚会往往只有10~15人参加,现在参加聚会的人数增长到了40~50人。”加拉布拉斯解释道,“每年都有更多的游戏公司加入进来,独立开发者也越来越多了。”

菲律宾游戏行业:努力摘掉外包的标签,但吸引投资仍然困难

阿尔文·胡班(Alvin Juban)是菲律宾游戏开发者协会的总裁兼主席,同时也是游戏公司Synergy88 Digital的业务发展总监,他认为虽然菲律宾一直拥有很多外包商和服务公司,但专门的游戏开发工作室并不多。“行业仍然十分年轻,从诞生到现在刚刚超过10年,过去很长时间主要以服务为主。”胡班表示,“有几个标志性的工作室多年来有能力为3A作品创作美术内容,这表明我们民族在艺术领域实力很强。”

但Playlab总经理Niel Dagondon相信,随着一些规模较小的创作团队立足当地市场,菲律宾的游戏开发氛围已经发生变化。

“游戏开发者圈子比过去大得多。”他说,“菲律宾已经不再像十几年前那样只有外包公司了,我们国家也出现了独立工作室、QA和动作捕捉等领域的专业服务提供商,以及原创IP的创作团队。”

不过Altitude Games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加比·迪佐(Gabby Dizon)也指出,菲律宾游戏行业的海外公司和从业者仍然不多。“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国际游戏公司进驻了菲律宾,例如Gameloft在这里组建了一支负责后端运营的团队,育碧与德拉萨大学合作设立了一间工作室。”迪佐说道,“在菲律宾的游戏行业,外籍人士或者海外员工数量非常少。”

苏莫补充说,这一现状也许很快就会发生改变,原因是“在政治上,菲律宾将有可能废除海外公司控股的一些障碍,这将吸引更多海外公司入驻。”

对菲律宾游戏行业来说,培养本土人才是当务之急。

“大约在5年前或者更早的时候,如果你想要制作游戏,就不得不自学。但现在几乎所有知名的菲律宾大学都提供游戏设计和开发方面的课程。”加拉布拉斯表示,“各个领域的学生和实习生们都变得比过去更熟练了。”

迪佐对此表示赞同:“学术界做得很棒,为游戏行业培养了一批人才。德拉萨-圣百尼德学院设有四年制的游戏设计和开发课程,邀请了行业从业者为学生们授课。菲律宾游戏开发者协会有一个学术通道,各个学校可以注册,邀请开发者教授学生学习怎样开发游戏。”

菲律宾游戏行业:努力摘掉外包的标签,但吸引投资仍然困难

罗恩·谢弗纳(Ron Schaffner)是外包服务提供商Secret 6的创始人兼总裁,Secret 6曾为顽皮狗工作室的《神秘海域4》制作美术资源。“如今的行业已经显著增长。”谢弗纳说,“菲律宾人对游戏开发越来越感兴趣,人才储备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有明显提升。这不仅归功于第一批游戏公司所做出的努力,同时还受益于一些设有游戏开发课程的大学支持。”

虽然选择以开发游戏为业的菲律宾人数量越来越多,但Dagondon认为,菲律宾的游戏开发行业与其他国家相比仍然存在差距。

“我们提供的游戏开发教育只是最基础的,很多工作室不愿意在创意方面谋求突破,打造真正的‘世界级’产品。”他指出,“找到人才很容易,但要找到伟大的人才却非常困难——这是行业发展所必需的。”

登上世界舞台是菲律宾游戏行业所面临的最大挑战。Secret 6工作室技术开发经理Gene Gacho预计菲律宾大约有80个不同的工作室,但胡班说:“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一家实现有影响力的商业成功。”

菲律宾游戏行业:努力摘掉外包的标签,但吸引投资仍然困难

由菲律宾工作室Quickfire Games制作的一款农场经营类游戏《Wild Season》


赞助链接

赞助链接